金嗓子法人被限制消费其足球往事也充满争议

对于世界顶级球星和他们的经纪人而言,每一次访华之行,都是盆满钵满的淘金之旅。

六年前,适逢巴西与阿根廷队应邀在北京鸟巢作赛,得到万千追捧的梅西,自然是各大媒体和金主追逐的对象。

据界面新闻获悉,仅仅是一个非直播专访的“作陪”位置,由梅西团队开出的价码,都要接近20万人民币——还特别强调了只收欧元现金。

多年以来,以真金白银换取与球星在非公开场合的接触,已经成了诉求方在特定时段的标准动作。双方各取所需,都在合情合理的范围之内。

只是,若要说到球星访华历史上最知名的“非正式会面”,却是一个引发过不少争议的反面案例——“外星人”罗纳尔多,以及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法人江佩珍。

2020年5月底,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发布限制出镜公告,因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,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的名字赫然在列。而去年9月,由于金嗓子食品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她已经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。

在2019年的公司财报中,金嗓子实现收益7.97亿元,同比增长14.8%。其中,金嗓子喉片的销售总额,占到了公司财年收益的90.5%。

对于国内球迷和足球产业而言,江佩珍和金嗓子喉片都不是陌生的存在——毕竟,他们可是与“外星人”罗纳尔多产生过跨越国界的商业纠葛。

由柳州市糖果二厂改制而来的金嗓子,曾是最早涉足国内体育产业的企业之一。早在1997年,金嗓子便出钱赞助了广东宏远和广州松日在柳州的主场比赛,以及多项表演赛和元老赛。当年6月,“金嗓子喉宝”在柳州市体育运动中心举行,主办方还邀请了澳大利亚墨尔本武士队前来参加。

1997年6月18日,也就是广州松日与墨尔本武士完赛一周后,耗资860多万元的广西金嗓子足球学校在柳州挂牌成立。这座位于柳州潭中东路18号的学校,主要经营小学、初中和职业高中,曾于两年前跟梅县铁汉俱乐部签约的吴贵超,就是该学校的毕业生。不过,在2018年2月,由于连续两年以上未参加年检,广西金嗓子足球学校遭到了柳州市民政局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。

至于,为学校题字的江佩珍与足球圈最夺人眼球的羁绊,还是发生于17年的罗纳尔多“伪代言”事件。由于双方并未对簿公堂、只是各执一词,所谓的传言要远远多于严谨的官方公告。

事情缘起于2003年夏天,万众瞩目的皇家马德里访华之行,依仗于多位巨星的影响力和一些中国体育媒体的牵线搭桥,皇马众将自然在各个场合,都获得了不菲的商业利益。

其中,罗纳尔多就在两层中介的牵线下,获悉了来自江佩珍的邀请。按照巴西人团队的说法,只要他去到北京长安俱乐部出席一场宴会,就能拿到30万美元的出场费。

在“人民网”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中,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,如约到场的罗纳尔多就在与会者的安排下穿上了“金嗓子喉片”的球衣,完成了多个动作的摆拍。巴西前锋还特意确认了无关商业代言、只是内部使用,才答应对拍摄工作予以配合。

一年多之后,当罗纳尔多终于通过旁人之口,得知了金嗓子将相关物料用于广告投放后,他才幡然醒悟,不仅炒掉了那时的经纪人,还考虑向金嗓子提起诉讼。彼时,罗纳尔多的形象出现在金嗓子公司的官方网站上,但关于代言的文字记载却并不存在。

从2003年到2006年,这条有罗纳尔多出镜的金嗓子广告,在中国各大电视台播放了三年之久。虽然罗纳尔多团队坚称没有签订任何代言合同,咬定自己的肖像权遭到了滥用,但金嗓子和代理公司一直矢口否认,表示签有形象代言人的授权协议书确实存在,还按照了协议在指定时间向相关推广公司支付费用。

一时间,这次陷入僵局的代言风波似乎难以收场,但就在2007年8月,伴随着金嗓子宣布由巴西球星卡卡担任公司的形象代言人,这个轰动一时的闹剧似乎突然被划下了句号,双方再没有发表任何评论。

不同于“外星人”深陷过的乱局,卡卡与金嗓子的合作确是规范的签字画押,双方的合约期为2007年到2016年,而巴西人仅在2012到2014年就拿到了上千万元的报酬。

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,江佩珍与金嗓子是否还会回到从来不缺少话题的足球产业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